得高与绿城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2012年10月16日,国内知名开发企业绿城集团与得高健康家居有限公司在位于杭州的绿城总部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协议,拉开双方共赢发展的序幕。

  绿城集团定位“以商业模式运营的社会公益企业”,以“讲正义,走正道,得正果”的企业宗旨,秉承“真诚、善意、精致、完美”的核心价值观,专注于高品质物业的开发,为社会创造文明、和谐、温馨、优雅的居住文化及人文环境。目前开发足迹遍及国内50多个城市,住宅产品类型不断丰富和完善,已形成别墅、平层官邸、多层公寓、高层公寓、城市综合体、大型社区、商用物业等广为市场接受的高品质产品系列。

  作为进口地板的先行者,得高致力于将具有国际品质的健康精品引入国门,秉承“站高山之顶,得爱人之心,施诚信之法,送快乐予人”的企业理念,以诚为本,以信立业,关注健康,追求品质,传递爱心,播种快乐。16年对品质的坚守赢得了消费者及业内外的一致好评,知名度和美誉度不断提升。

  得高是绿城引进的第一个进口地板品牌,双方战略合作伙伴的结成是地产行业的又一亮点。绿城正在走多元化之路,打造专业建材服务商,择优引入产品,特别是得高旗下极具影响力的国际品牌让绿城坚信得高产品在绿城项目中的应用一定是全新的。得高也希望通过绿城这一优秀平台给更多的家用和商用场所提供优质地板,打造绿色健康的室内空间,携手共赢,再续辉煌。

地暖地板如何正确使用?

  地板在家庭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她不仅关系着卫生还关系着整个家居环境的美观,地板的使用寿命是家庭装修成果的指标之一。在生活中几乎所有家庭也都会比较在意地板的保养,而对于装有地暖系统的家庭来说,保护地板除了一些常规上的保养外,还需要注意正确科学的使用地暖。合理的使用地暖,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地板。为了更好的保护地板,日常使用地暖的时候要注意以下几点:

  怎样保护地暖地板-供暖季节前检查地采暖是否有渗漏
供暖季节来临时,检查地采暖系统是否有渗漏现象是必不可少的。地热属于隐蔽性工程,埋于地下的送热管道相对复杂,因此在供暖之前,消费者应该认真检查是否有漏水现象,防止因漏水而造成地板浸泡,减少地板使用寿命。

尤其是地热超过使用年限后,地热管内常年积水,更是加大了渗漏的几率,对地板的损害可想而知。我们都知道,木材具有吸湿性,容易湿胀干缩,还需注意的是不要用湿拖把直接清洁地板,若室内湿度过高时,应采取排湿措施。

  怎样保护地暖地板-初次使用时加热时要循序渐进
在使用地热地板时,消费者一定要注意循序渐进地给地坪和地板加热。安装时,地表温度应保持在18℃左右。在安装前,要对水泥地面逐渐升温,每天增加5℃,直至达到18℃左右的标准为止。在安装完成后的头3天内,要继续保持这一温度,3天之后才可根据需要升温,并且每天只能升温5℃。

 
 第一次使用地热采暖,注意应缓慢升温。首次使用时,供暖开始的前三天要逐渐升温:第一天水温18℃,第二天25℃,第

三天30℃,第四天才可升至正常温度,即水温45℃,地表温度28℃~30℃。不能升温太快,太快的话,地板可能会因膨胀发生开裂扭曲现象。

 怎样保护地暖地板-地热采暖温度不要过高
要注意的是,使用地热采暖,地面温度不应超过28℃,水管温度不能超过45℃,如果超过这个温度的话,会影响地热地板的使用寿命和使用周期。一般的家庭,冬季室温达到22℃左右,就已经很舒服了,正常升温的话,不会影响地热地板的使用。

怎样保护地暖地板-天气干燥要给房间加湿
冬季气候干燥,加上使用地热采暖,地板长期处在高温的情况下,容易干裂,这时业主有必要给房间加湿,以免地板干裂变形。

  怎样保护地暖地板-关闭地热系统,要缓慢降温
当天气变暖停止供暖时,地热系统也要慢慢关闭,否则也会影响地板使用寿命,切不可骤冷或骤热。一般情况下室内温度通常控制在27℃以下,房间相对湿度通常控制在40~80%,有利于形成对地板有利的外部环境。

   地暖负荷“温足顶凉”的健身理论,是最为舒适健康的家庭采暖方法。目前越来越多的家庭铺设地暖,对于要使用或者已经使用地暖的家庭来说,做好地暖使用过程中地板的保护是一堂必修课。
  第二版
      2012 年 10 月 22 日
环京赛落幕 得高Quick-step车队 托尼马丁成功卫冕



   10月13日,2012年环北京职业公路自行车赛第五赛段比赛在平谷世纪广场落幕,本届环京赛全部比赛也圆满结束。得高Quick-step车队德国车手托尼 马丁凭借第二赛段积累的46秒的优势,最终获得个人总成绩冠军,成功卫冕。

  Quick-step自行车队今年表现极佳,在几个星期以前赢得了国际自行车联盟计时世界巡回赛,车队的成功也让比利时Quick-step母公司Unilin集团成为自行车比赛成功的代名词。

  比利时Quick-Step是得高最早引进的品牌,现已发展成为全球复合地板的终极标杆。2003年以来一直保持着产品与车队的有效链结,这并非仅仅将Quick-step的名称印在赛车手的运动衫上那么简单,得高Quick-Step在产品品质和广告宣传的巨大投入充分表明了该品牌的创新理念,并在带来高品质高品位地面材料的同时,竭力让公

众关注更健康更激情的运动生活,将推广产品与推广全民共享的自行车运动结合起来,分享环保健康生活。

  比利时驻华大使Patrick Nijs(奈斯)、比利时外交部外交官Sophie De Smedt为Quick-Step车队举办了一场酒会,Quick-step自行车明星队员、Unilin集团销售副总裁Patrick Bourguignon、得高董事长徐升先生以及来自北京、上海、哈尔滨、大连、成都、重庆等9个城市的得高成员出席,共同预祝本次自行车赛的胜利举行。

  这次环北京自行车赛,为得高Quick-step在北京市场增加了知名度和影响力。我们相信,下一季环京赛Quick-step车队会有更好的表现,我们也期待明年Quick-Step有更富有创意更高品质的产品面市!

  得高成员与Quick-Step厂家代表在比赛起点   得高成员与Quick-Step厂家代表合影  比利时大使馆为得高Quick-Step车队举办酒会
  得高总裁与比利时大使及QUICK-STEP厂家代表合影     得高Quick-Step车队成员签名   比利时大使与车队成员及得高 Quick-Step合影
  第三版   
      2012 年 10 月 22 日
“我的父亲母亲”创作手记

  退休之后,父亲变得沉默,我们家阳台后面是个大足球场,他在阳台上看踢球的人,一看就是三个小时;踢球的人换了两拨,他还在看;回来喝点水,又去看。回到家不跟我们说话。有时候我说,爸,咱们聊会天吧。他叹气,还是不说话。他会去关心表妹的男朋友,保姆家的小朋友,而不关心我。我跟老公拌嘴了,哭了,打电话跟他倾诉,他不接我的话,握着电话就是不说话……全家人都觉得他变得特别自私,冷漠,在心理上疏离了他。

   到第二次中风之前,他又新添了一个毛病,别人逢年过节送来什么月饼茶叶这些东西,他当着客人的面会翻开来看,看完,就把这东西拿走了,弄得我妈妈特别尴尬。客人走了她会跟我爸去生气,说了好多伤他心的话。爸爸还变得特别斤斤计较,他会跟我妈妈说,全家五个人,四个都姓杨,请你给我滚。我妈妈哭着跑出门。

   我妈妈比爸爸小17岁,她当时只有17岁,就按照组织安排,嫁给了一个“最可爱的人”。她含辛茹苦一辈子没有任何怨言,老了,这个“最可爱的人”让她滚……她自己“滚”到宾馆里住着,天天暗自垂泪。我知道了这事儿打电话跟妈妈说:“妈你回去跟我爸说,全家五个人,四个都姓杨,其中三个是我生的,要滚也是你滚。”我妈想通了,理直气壮地就回去了。

   现在说起来像个笑话,但是当时我妈妈真的很伤心。

“我的父亲母亲”新闻公益行动:“西安老乐”的泪水     痴痴地守着呆呆的你
“我的父亲母亲”新闻公益行动 广西桂林:走失的妈妈 你在哪里?     你的记忆在我这里
“我的父亲母亲”新闻公益行动 陈斌强:“绑着”妈妈去上班     我觉得这种病挺恐怖的

她不能忍受我爸爸变得那么自私,那时候我妈妈才五六十岁,还是很年轻的心态,而我爸爸已经走入重度脑萎缩的退行性变化中,他的手开始颤抖,头会摇晃,我们还以为这是正常的,人老了嘛——他“老糊涂了”,走路走着走着不知道回家了,他穿过一片森林,走到荒凉的铁路那边,回来以后跟全家人说,见到了表哥表嫂(其实他俩早在文革时候就已经去世了。)他说“他们还请我吃饭,他们给我烙饼”,然后从兜里掏出来几块小石头……妈妈崩溃了,对我爸爸忍无可忍,一方面觉得他特别自私,一方面又觉得他不体贴,妈妈和一帮朋友在家里聚会,搞得挺晚,我爸爸站在客厅里,穿着家居的短裤,对妈妈的朋友说,“这么晚了,难道你们没有家吗,为什么不回去?”他还会早晨四五点钟就把全家人都叫起来,说你们不上班吗?

     这些变化发生在三、四年间,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知道这个病叫“阿尔茨海默症”。

   我们错过了给予父亲亲情的机会
  后来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跟我说起,他爸爸是老年痴呆症患者,也是这样冷漠地对待他的妈妈,最后他妈妈比爸爸先去世,他说其实他妈妈是被气死的。

  我这才知道爸爸得了“老年痴呆症”,而我发现真正需要帮助的是我妈妈和我们几个孩子,还有我的那些侄子、侄女,他们害怕爷爷,都不愿意去摸爷爷,不愿意看见爷爷。爷爷会问他,你多大了,你叫什么名字,你读几年级了,一天问四到五遍,他们从内心里抵触去见到这个老人,有恐惧感……我们都缺乏对这个病患的常识,我们苛责和疏远着年迈的、已经失去正常认知能力的老父亲。

  这三四年的时间里,我终于知道我们错过了什么。我们错过了父亲人生中最后的理性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本可以给他人生中最温暖的东西:亲人的理解和陪伴。如果当时知道这是一种病,就不会错过我妈妈跟我爸爸最后的情感交流的机会;如果知道是一种病,至少她不会受伤害,不会两次三次的离家出走,不会想不开……我妈妈完全把他当成一个一直习惯的那个爱人、而不是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

  我们都错过了给予父亲人生最后时光,感受亲情的机会。想到这里我会非常锥心:是因为我们对这个疾病缺乏认知,而使得老父亲最后的人生孤单而凄凉。

  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
  爸爸有糖尿病、高血压,医生不让他喝酒,我们偷偷把他的啤酒换成了一种叫啤儿茶爽的饮料,他喝一口就倒了,直接倒在了饭桌上。我说爸你为什么这样不配合呢?全家人都严厉地指责他,认为他不懂事,任性……可后来当我两岁的女儿不想喝牛奶的时候,她倒了,我会很耐心,我说宝贝你倒在地毯上怎么收拾呢?这个时候我知道没有理由责备小小的她。

  这就是为什么我给这个宣传片起的口号是“给生命的两头同等关爱”。如果把80岁看成人生的平均寿命的极限,当他到了80岁以后,你就要把他完全看成一个婴儿,那样去教他,体谅他,宽容他和放纵他。

  从我父亲的经历中,我深刻体验到了什么叫生离死别。我们很多人经历的是死别,就是家里的祖辈,老去的同事,师长,他们死去了,那叫死别。老年痴呆症最残忍的一点是“生离”,他依然有生命的时候,他的理性

和情感却退潮般一点点远离家人。一个孩子是怎么成长的,倒过去就是一个老人怎么退化的:孩子生下来要先会吃,老人最后只会要吃的了;孩子随后成长,就学会了要妈妈,老人也是,他特别害怕陌生的环境,他只愿意跟家人待在一起;孩子随着成长,要在这一群孩子里面找认同感,要听表扬“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老人也是,到了老年痴呆症晚期的时候,听不得一点抵触的意见,受不得一点刺激,就跟孩子的这一头也是一样的;然后孩子随着成长,有了尊严、有了荣誉感、有了被肯定的需要,随着知识积累,有了逻辑判断、理性控制……老人恰是这样逆向地退行,退掉了荣辱感,推掉了理性与逻辑能力、退掉了行为认知、判断力,到最后退掉了亲情……一个孩子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这些从生理需求到社会需求的,一个老人就是怎么退行性变化退掉的——我们再不能把他当成一个老战士、老干部、老艺术家、老科学家……无论他之前是多么理性,多么智慧,多么有社会地位,他之后的退行都是绝对的、不可逆转的。

  如果我们当时知道这个病是有干预手段的,8分钟就可以检测出来,用一个魔方,一个老人在一个小时玩出6面来,就是正常的,但是一个小时玩不出一面来,就不正常了,如果他不能识别颜色,就是中度的痴呆症了。如果告诉他这是个魔方,他不能重复的,这就是比较严重的了,如果把他这件事完全忘记掉,就是非常严重的痴呆症患者。

  这么简单的诊断方法,我们却不知道。我们至少在五六年前就应该对我父亲进行药物干预,那么到现在他的生命至少还保有对亲情的认知,我们就不会这么遗憾。老父亲4进ICU都坚强地
  第四版
      2012 年 10 月 22 日

  我们关注的是我们的未来
  我们每一个人将来都会面临死亡,这是老父亲的病给我最深的一个感慨,这个死亡就是你身体的某一处变成短版,这一处是什么,就死于什么,恰恰我爸爸最让人痛心的是,他曾经是一个军人,他一直保持着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起居习惯,但是他脑萎缩了,我们眼看着他很多地方是好的,只是脑萎缩了,特别残忍的一个病。

  中国有1000多万的家庭里有这样的病患,而我国对这个病的重视程度是极低,对这个病是不进行普查的。沙眼、斜视、鼻中隔什么的都会作为常规体检项,而脑萎缩不会,脑卒中危险程度不会。

  我们老听那样的故事,老人被人骗了,把家里的存折拿出来给人家,这是痴呆症的表现,他失去了正常的逻辑判断,他会按照一个特别强硬的指令去行动,你让他干嘛就干嘛,所以老人不是贪便宜,这是老年痴呆症的一个重要信号。还有老人如果反复地在那唠叨,你多大了,你上几年级了,叫什么名字,这也是一种病态,他其实忘记了自己几分钟前说过的话;还有包括自闭,不跟亲人沟通的时候,已经是中度老年痴呆症征兆,我爸爸差不多五、六年前就有这个征兆,而我们只看到了他的自闭、自私,只感受到了自己的感受:我爸不爱我了,而没有把它当成一种疾病。

  现在我全家都快变成志愿者了。呼吁和普及这个疾病的常识。有一个指标很拗口,叫“同型半胱氨酸”,在我爸爸住院的脑神经外科,那些住院的人倒查,高百分比地都超高——这个指标就有临床意义。55岁以上的男人,60以上的女人在做常规体检时应该去查这个指标是不是高,如果这个指标高了,就应该高度

怀疑是老年痴呆症患者的高危人群,或者心脑血管疾病的高危人群,这个时候必须服用干预脑萎缩进度的药、或者干预脑神经退变的药。脑萎缩是不可逆的,我们要普及这个常识,就像人会长皱纹和长白头发一样,是一定会发生的,但为什么有人90多岁了一样很健康很正常?他的生活习惯好,他的自我锻炼好,他的药物干预好。如果我们从55岁、60岁开始就关注这个病,去重视这个病,就会大大延缓它的发病过程,我们才更有望获得一个有尊严的晚年。

  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父亲,母亲,还有我们自己。医学给了我们很多手段去检测这个病,验血就能检查出来,我们为什么还要让那么多的家庭走向这条路?!

  我们推动这个选题另外一个内心动力是:一个这样疾病的老人,足以使一个大家庭陷入灾难。我爸爸住院两年多,自费类的药物和护理费用已经花了几十万,这足以令一个普通家庭陷入经济困境,我们想呼吁对这个疾病的患者家庭给予更多的来自社会层面的帮助。父亲母亲都曾经年轻过,而我们不曾年老过,我们应该知道他们走进暮年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什么,然后科学地给予他们,这是对父亲母亲的大孝。

  做这个题目,一个巨大的背景就是中国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如何让我们的父母活得有尊严,让我们的家庭多享受些天伦,让我们挚爱的人,以及我们自己,能够有准备地走进暮年。(中央电视台:杨继红)

小议地板销售
 对于销售员来说,也曾经有这样的俗语:一流销售员卖增值的希望,二流销售员卖自己的人品,三流销售员卖企业的品牌,四流销售员卖整体解决方案,五流销售员卖公司的产品。其实任何一位优秀的销售员,也都需要把这五个方面做好,就好比人的五个指头一样,缺一不可。增值的希望就好比是大拇指,代表了方向,是核心!因为客户购买的不是产品本身和特点,而是产品带给他的基本利益和效用,最终实现他们的生活(工作)价值目标。

  
在地板行业,从2008年开始由卖地板进入了卖空间解决方案的时代,之后进入了卖空间饰品、空间文化、空间概念、空间品牌和生活目标的时代,地板不再是冷冰冰的,实现了木与人的交流。地板企业在卖生活目标、卖标准、卖品牌、卖概念和卖方案,那地板的销售员在卖什么呢?

  一项“地板销售员是卖什么的”调研结果显示:96%的是卖地板、0.8%的卖地板品牌、0.7%卖地板质量、0.6%卖地板花色品种、0.4%卖地板生产工艺、0.3%卖地板装修效果、1.2%选择其他但没有具体内容。这一调研结果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我国地板行业的销售员把“销售地板理解为卖地板”占主流,这种销售哲学已经远远落伍了。

  在地板行业,96%的销售员依然把销售当作推销产品本身,在美国,这是1920年代的观点。只有4%的销售员开始卖地板之外的东西,地板质量、花色品种和生产工艺是地板的特色,因此1.7%的地板销售员是卖产品的特色(或特点),他们不是卖产品的利益。如果卖地板品牌的地板销售员,不能说出他们地板的品牌含义,同样他们也是卖地板的特点。

   卖东西就是为客户创造价值。对于地板的最终消费者而言,卖的是灵性空间的希望,卖的就是美好家居的希望,卖的就是时尚家居的希望,卖的就是健康家居的希望。将来的企业要把这个卖的哲学移植到地板的最终消费者,这样才会成为全球的百年品牌企业。

  可以预见地板企业的突破将在三个环节:1、结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研发与设计,2、结合消费者购买行为的品牌市场运作,3、结合消费者生活工作目标的销售哲学的提炼和贯彻。要做到全员推销,就必须把卖生活


目标希望的哲学贯彻到企业的每个角落。卖地板就是真情为顾客的生活目标希望提供服务,这就是卖地板的哲学。

卖地板的不再是卖地板本身,这是时代的呼唤。研究顾客的生活目标和需求,提供满足顾客生活目标的产品与服务,洞悉市场消费需求。

不仅仅是地板,其实所有产品都是如此!